美国新闻

记者手记:新冠疫情下的白宫电视记者新常态

May 22, 2020

由于疫情关系,电视台记者们改到白宫外进行录影工作(美国之音黄耀毅)
白宫 — 

白宫新闻室向来在简报会时挤满了争相发问的记者,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之后,如何在狭小拥挤的空间内一同工作,对记者们形成了挑战,也改变了白宫记者们,尤其是电视台记者们的工作常态。3月10号开始,白宫西厢的记者室也放置了消毒洗手液。

白宫记者协会(WHCA)从3月17号发布自律规定,为了让大家在采访的时候能够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,只有当天轮值的记者才进入白宫,每家媒体也限制进入人员;当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小组进行简报时,记者们隔着一个位子坐,保持社交距离。 3月23号,一名白宫记者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症状,白宫记协通知会员,进一步削减进入白宫的记者人数,而简报时的座位,更限缩成一排只能坐两个人。宣布疑似病例当天,各家白宫记者都忙着计算是否曾与那个人有所接触,何时接触。我自己曾在3月9号,由特朗普总统亲自主持的新冠疫情简报会上,与那位记者接触过。不过那位疑似病例记者最后一次进入白宫采访,则是3月18号。23号当天白宫官员宣布特朗普总统与彭斯副总统检测皆呈阴性。

4月1号,白宫记协宣布该为疑似病例的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,各家记者都松了一口气。

有好几家排到轮值的媒体跟记者,为了自身的安全,或是曾经有过与新冠病患的接触史,自愿退出轮值。福克斯商业台白宫记者爱德华兹.劳伦斯告诉我,他们整个台决定不进入白宫,所以他已经在家工作几个月了。在外国媒体方面,其本国已经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日本媒体记者们,三月多就已放弃进入白宫担任外媒轮值机会。韩国记者朴贞妮打电话跟我讨论金正恩生死之谜时,告诉我她曾经试图进入白宫去询问朝鲜议题,但被特勤局挡下。

在白宫新闻简报室当中,一开始只有几位摄影记者戴口罩,到现在所有记者都戴上口罩。我在白宫外面几次遇到白宫官员与工作人员,他们都没有戴口罩。不过从特朗普总统的贴身侍卫官,副总统办公室新闻秘书凯蒂米勒(Katie Miller),以及多位特勤局干员都确诊后,从5月11号星期一开始,白宫规定进入白宫西厢工作时需要配戴口罩。白宫也宣布,会与特朗普总统有近距离接触的人,都将接受病毒检测。而排到轮值的白宫记者们,在进入白宫前在门口要量体温,进去之后更要接受新冠病毒的快速筛检。而为了确保各家媒体还能继续报道白宫新闻,当天没有在轮值表当中的记者们,可以将问题先提交给轮值记者,由他们代表向官员们提问。

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各种限制,对于必须出镜的电视记者们,尤其形成挑战。一方面由于愿意进入白宫的人员减少,增加摄影记者与文字记者配合的难度,一方面为了保持社交距离,也不能像以往一样,好几位记者摩肩擦踵、排排站做电视连线,于是包括各大电视网的白宫记者们,许多都改在在白宫外面录影。美国广播电视公司(ABC)的首席白宫记者,同时也是今年白宫记者协会主席强纳森.卡尔(Jonathan Karl),就是其中之一。

而包括我在内,许多电视台记者则是准备好素材之后,才到白宫外头出镜。为保持社交距离,这些平常在白宫当中遇到会聊天的记者们现在都带着口罩,点头致意。有趣的是,一次我结束录影,一旁正准备录影的德国公共广播联盟(ARD German TV)的华盛顿办公室主任史蒂方.内曼(Stephan Niemann),忽然用中文跟我讨论起当天新闻;原来他曾任德广联驻中国记者长达7年半,两人就保持着六呎以上的距离,大声交谈。

而比起在白宫新闻室内做电视连线,只有一个人同时担任文字跟摄影的我,经常遇到意外情况。无论是刮风;

还是下雨;

或是有蒙面骑士从后面突然出现,

有时也会遭遇高举牌子、高喊口号的抗议者,也曾遇到跑来对我大吼“假新闻!”的人,除了跟他们保持安全距离,也必须保持镇定,继续做完电视报道。一次我与德广联的内曼同时准备电视录影,有人开车经过,摇下车窗,对着我们大喊:“感谢你们在此时此刻所做的一切!”。

看见我手持美国之音麦克风而要求合照的女士(美国之音黄耀毅)

看见我手持美国之音麦克风而要求合照的女士(美国之音黄耀毅)

也曾遇到慢跑的美国民众看到我手持美国之音的麦克风,特地停下来,表示曾担任军人的他,知道美国之音的重要性。也有一位美国女士更要求“保持社交距离”的合影。这些都让在新冠疫情蔓延之际,需在不可预测状况中工作的记者们感到欣慰。

推荐房产

选好房子,选好中介,成功投资海外房产。

10年行业经验,为您保驾护航

联系方式 关于我们

© Copyright 2020 美国房产网. All Rights Reserved

Made with by Frank